去麻江,寻找那一轮失落的月亮

去麻江,寻找那一轮失落的月亮

              王韵涵

瑟瑟的秋风,如你多情的眼波拍打着我失眠的额头,遗失多年的那一轮明月,承载着多少个无眠。寂寞渴望在黑夜里抹一道星光,阑珊的灯火拉开了寻找那一轮明月的旅程。今年是何年,今夕是何夕,把一株莲的心事,轻轻地吟唱,月缺了就是一幅画,月圆了就是一首诗,我把所有的思念都给了那一轮明月。十年相约,千年的等候,满月盈满一生的柔情。淡淡的爱恋在下司河的柔波里萌芽。
那一年中秋,那一轮明月开始穿梭于马鞍山的云巅,亲吻洁白的云朵,亲吻那晶莹孤单的星星,我们手牵手走进了美丽的童话。
 水落滩的瀑布,润湿了你秀丽的长发,你秀色如花,我把你的美丽温情研磨成诗,泼墨成画,从此你就成了我永恒的牵挂。
 我们如月的目光,追寻那亭亭的残荷,昔日的长亭冷落了池中油油的水草,缠绵开始在泛滥的河水中发酵。
龙头山的钟声仍旧在敲打着一个时代的变迁,一轮明月的暗示,我们叩开门扉,与诗歌一起诞生在婉约旖旎的夜晚,多情如烟霞的月光倾泻着思念的扉页。朦胧情深的眼眸徘徊于梨花带雨的回首,凋落空濛独守一份憔悴的思念。
漫长夜晚,最惆怅的酒如月,最缠绵的诗如月,最悠远的思念如月,顺着你在的方向飞翔。捧一束鲜花,轻轻晃动于薄雾曼妙的纱窗。心底那一片温暖与感动,一双深情的眼在枝头湿漉漉地搁浅。
我凭着模糊的记忆,寻觅我们最初的柴门与那轮见证我们心动的明月、那光艳千年的美丽。西楼上,酒旗飘飘,中秋仍闹,但谁能梳理清我们月缺月圆的往事,沉默多年的故事再也不能补全那残缺的情节。
久违的味道、遗落下的语言碎片,成为我美丽的怀想,此时寻月的双脚被思念的烈酒死死纠缠。
一壶烈酒,一阙清词,把你打扮得美轮美奂,秀色可餐,然后楼台醉了,月亮圆了,你的容颜清晰了,我展开胸怀搂到了久违的心情